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kzjy400的博客

晚霞,朝霞,一样红;秋色,春光,一样浓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不仅仅是精彩!  

2016-03-15 17:35:17|  分类: 茶余饭后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正义《不仅仅是精彩!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【文:转帖网络        图:转帖者添加】

不仅仅是精彩! - 正义 - 正义的博客
 

不仅仅是精彩!

两会期间,辽宁农民毛丰美与汪洋副总理的精彩对话!

在“两会”期间,汪洋副总理参加辽宁人大代表团讨论,农民代表毛丰美做了一个精彩绝伦的发言。中国的媒体没做任何报道,只是网友将其刊发出来,赢得了一片叫好。那这篇农民的发言到底好在哪里?俗话说: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只有看出了门道,才会很有教益。

一、老农毛丰美的发言

辽宁代表团会议,汪洋副总理参加(毛丰美为一男性老农,身边坐一女性代表)

毛:我发一个言。

汪洋:我还以为是旁边那位漂亮女代表呢?

毛:那我占便宜了(众大笑)

毛:汪洋副总理参加我们辽宁团讨论,我最高兴了(大家大笑)。不是别的,因为你管农业,我是农民,要是别的副总理我就差点劲儿。

汪洋::“不怪说‘出了山海关,都是赵本山’(众大笑)。”

毛:我八届全国人大就是代表,那时我当着姜春云副总理提了一个建议,降低农村电费。我说农村都由点电灯改为点煤油灯了,为啥呀?城市电费二、三毛钱,农村电费八、九毛钱;为啥呀?农村电网改造自己拿钱,城里国家拿钱。姜春云还真当事,当场就让解决。所以汪洋副总理这次也肯定能解决问题(大家大笑)

我提几条建议:一个是农民养老费得提高。现在一个月50块,城市是500块,这不合理。国家差那俩钱吗?我觉得可以分几个档次,80岁以上300元,反正也活不了几年了(大家笑),没多少钱,还捞个人情;70岁以上200元,60岁以上100元,行不行?

农村干部收入太低,一天才合30元。农村妇女种地一天还能挣100元,村干部大老爷们儿没老娘们儿挣得多,自尊心都没了(大家大笑),基层政权受影响。

第二个建议,要解决城乡收入差距。八届、九届人大时城乡收入差距是1:2,十届、十一届变成了1:3,年年发1号文件,要不发会怎么样呢?文件发哪儿去了(大家笑)?都跑冒滴漏了,那就不用发了,直接就往预算里打就行了,这最实在(大家笑)。我有啥说啥,也不怕了,已经是农民了,还能把我降到哪儿去(大家笑,鼓掌)

第三个建议,这事儿大点儿,就是建立全国农会(大家大笑)。建立农会不是要“一切权力归农会”(大家大笑),而是让农民有个娘家,工人可以有工会,农民为什么不可以有农会(大家大笑)?我这个全国劳模还是全国总工会给发的(大家大笑),归总工会代管,不对路(大家大笑)。成立农会,农民有问题可以向农会反映,也可以帮政府控一下(大家大笑)

第四个建议,也有点儿大,就是要有一个常委管农业(大家大笑)。谁不知道中国的事是常委说的算(大家大笑。汪洋开玩笑插话:那你是说我不够格呗?大家大笑)?我不是说你不够格,是说你快进常委了(大家大笑)。温家宝不就是管农业后进常委的吗(大家大笑)

我希望汪洋副总理能到我们那儿去一下(汪洋:我一定去,大家鼓掌)。我那儿是集体经济,就靠实干。我们村树立了三块碑,一块毛主席的“唤起工农千百万、同心干”,一块邓小平的“不干半点儿马克思主义也没有”,一块习近平的“空谈误国,实干兴邦”。我觉得我们现在农村有点跑偏。我们集体经济有钱,有钱就有凝聚力。我一吆喝就解决了。我等着汪洋副总理到我们那儿去。

(汪洋:我今年就去。大家大笑,鼓掌。汪洋:我才看出什么是新型农民。新型农民不是服装新,是有思想。大家鼓掌)

二、毛丰美发言的“精妙”何在

一位老农民的简短的发言,如此生动精彩,这里到底有什么“道道”?

1、注意牢牢把握相关性。鲁迅老先生说“事不论大小,和自己有关就格外敏感”。发言的相关性,就是发言的内容要和听发言者,尤其和主要听发言的对象,有密切的内在关联,这个联系越大,就越能引起注意。毛丰美的发言就紧紧盯住汪洋是管农业副总理,自己是农民,把握了这两者的关联性,发言的内容中,无论讲以前管农业的副总理如何亲民,无论反映农村的事,无论提出的解决农村问题的建议等,都和汪洋副总理有密切相关性。

2、注意承载重大信息量。语言的根本属性,就是表达思想。表达的思想越有内涵,就越产生吸引力。或许,很多人看这篇发言,往往都被他的幽默所吸引,其实,在简短的发言中,能反映出重大的信息,这是非常难得的,这才是发言的“含金量”。毛丰美提出的5个问题:即,农民养老费太低;农村干部收入太低;城乡收入差距不断扩大;应建立全国农会;要有一个常委管农业。所提出的这5个问题,虽语言轻松,但主题和内涵都十分重大。就如建立农会来说,那也是讲如何将农民组织起来,让农民能找到属于自己的组织,而不能这样一盘散沙,连维护自己的权利,都找不到依靠。汪洋副总理的最后点评,特别提到“新型农民不是服装新,是有思想。”

3、注意运用具体事例数据。现在有个很奇怪的现象,就是“小官讲大话,大官讲小话”。小官一张嘴,就是科学发展,和谐社会,满嘴跑火车,甚至不着调的净说大话、空话、废话、车轱辘话。反而,总书记在调研的讲话却很具体,从柴米油盐、孩子上学等问的非常仔细。

可无论写文章和发言,最大的忌讳就是空洞无物、大话连篇。如何避免空洞无物,一个最好的解决办法,就是一定要有具体内容。无论文章和讲话,一具体,就亲切,就生动,就真实,就深刻,就有不可替代性。而这个具体主要就体现在,要有具体数字和具体事例。这位农民的简短发言,引用的城乡收入差距加大“八届、九届人大时城乡收入差距是1:2,十届、十一届变成了1:3”;“我这个(农民)全国劳模还是全国总工会给发的”,包括养老费的标准,农村干部的收入等,讲的有事例有数据,这就让发言显得很充实、很实在、很真实。

4、注意建议提出水平。提问题的同时,还提出建议,这就是建设性意见,而不是给领导出难题。而提建议是文章中很难写的部分,尤其,提出的建议还有很强的操作性,容易被采纳,能将解决问题变为现实,这更是难上之难。要能很有水平的提出问题,也要把握两点:

一是注意把握问题的时效。提问题要避免假大空,提出的问题就不能超越现实,就不能什么问题都提,只提应解决、急需解决,并能解决的问题。历史,只在能解决的问题中前行!而他提的问题,都是具体的实际问题。

二是注意用乡村俚语表达。无论写文章和发言,提问题和建议很难:或者提不出问题,或者提出的问题太肤浅,或者提出的重大问题讲不清楚。所以,能提出叨骨头的问题,还能讲清楚,特别是能用通俗的、简短的、形象的语言,将其讲清楚,更是难哉!但毛丰美这个农民向汪洋副总理的发言,则精彩的做到了。提问题关键是引起领导重视,只要领导重视起来,问题就解决一半了。

5、注意背后做足了功课。越是看似无心的,越是看似毫无准备的讲话,越能讲的流畅,越能讲的精彩,一定是提前做好了功课,在借一个偶然的机会表达出来。而机遇总是降临给有准备的人,有人为什么能给缕阳光就灿烂,道理就在这里。这个农民的发言好像是即席发言,但毛丰美绝对是背后做了功课的。毛丰美知道汪洋副总理要来参加讨论,之前一定是做足了准备,至于临场发挥,那只是借助和融入情境罢了。若心里没数,临场发挥就乱套了。

6、注意紧紧地把握个性。无论写文章和发言,没有个性,就没有可读性,也就没有记忆性。而写文章和发言的个性体现在多方面,诸如,主题选择、题式制作、结构设置、语言风格等。毛丰美这个农民的发言很注意突出个性,其具体体现为:一方面把握自己是个农民的身份,社会最底层的,似乎可以口无遮拦。“我有啥说啥,也不怕了,已经是农民了,还能把我降到哪儿去?”;一方面会说农民语言。什么“差点劲儿”,“大老爷们儿没老娘们儿挣得多”,“现在农村有点跑偏”,“我一吆喝就解决了”,“国家差那俩钱吗”等等。

7、注意幽默智慧的表达。幽默,同扯屁的区别,就在于扯屁没目的性,没明确所指;而幽默是将问题放到一种矛盾的状态,用一种矛盾的语言去凸显。有幽默感,有幽默语言的,往往都有大智慧。毛丰美这个农民的发言的一个突出特点,就是贯穿着幽默,也贯穿着智慧。对其幽默的发言,就连汪洋副总理都说:“不怪说‘出了山海关,都是赵本山’”。

8、注意把握心理相容。提问题往往就是指出不足,就是指责,就是提要求,弄不好就产生心理、情绪、认知的对立。所以,如何能做到心理相容,这很重要。而毛丰美这个农民发言所提问题,能做到汪洋副总理的心理相容,就大有“触龙说赵太后”之妙。这里不讲汪洋副总理有心胸,仅从这个农民的发言来看,有两点就值得称道:一是从开始到结束,都用幽默的气氛烘托。制造出提问题的环境气氛,能轻松点、风趣点、友好点;二是在在解决问题上,提出的要求相对低点,这就更容易被接受。毛丰美的这句话就很有意味,既提出问题,又要求不高:“80岁以上300元,反正也活不了几年了(大家笑),没多少钱,还捞个人情”。而让领导重视的目的达到了,怎么解决领导自会斟酌拿捏,绝不会“瓜菜代”的解决。

9、特别是要站对立场。代表谁去讲话,站在什么人的立场讲话,这是个带根本性的问题,“根本的问题在于立场和感情”。会说的,不如会听的。很多领导和人大代表,一发言,大嘴巴巴的;一讲话,一套一套的,但他们的讲话不招百姓待见,最要命的问题在于,他们没站在人民的立场,不替人民说话,任你讲的天花乱坠,老百姓绝对不会买你的帐。因方向错了,一切都错了。无论写文章和讲话,一条基本的要求就是:“理通文不通,尚可;文通理不通,不行”。

而代表人民说话,从根本意义上讲,就是要代表工农为主体的基本群众说话,尤其,要代表“穷人”说话。官员能不能替“穷人”说话,这绝对衡量官员的良心;社会能不能为“穷人”说话,这更衡量一个社会有没有良心。毛丰美的发言,最成功之处,就在于真正是在代表人民,真正是代表农民,特别是代表“穷人”说话。而这本身不是代表国家说话?现在中国经济“最薄弱、最突出、最严重”的问题,不就是农民、农业、农村,将这“三农”搞好了,不是国家的百年大计?这不是匹夫未敢忘忧国?这不是天下情怀?这不是一个农民的“乐而忧”?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